赢彩官方网站

您的位置:调查研究

对温州高质量经济发展的几点思考

发布时间:2018-12-29 15:34   来源:温州市委政研室刊物 《决策科学》总第142期   作者:林建海
 

  

40年来温州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率先进行市场改革,立足民营经济,发展成为中国最开放、最具活力的地区之一。当前新生市场国家迅速崛起、全球经济一体化和互联性日益加深、信息通讯技术高速发展。面对新的时代浪潮,如何持续地实现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是温州面临的重要课题。以下主要从科技创新促生产率的提高、全面扩大对外开放、发展现代金融服务业、促进高附加值制造业及服务业的发展等四个方面进行阐述,并提出人才战略和建立高层次论坛等两方面的建议。

温州是中国经济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民营经济发展的先行者。改革开放以来,温州发挥民间资本和灵活商业活动优势,充分发展市场经济,为中国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提供了宝贵经验。

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工作的几十年里,我见证了中国经济的飞跃发展和国际地位的不断提高。21世纪之前,中国与发达国家间的经济规模差距很大。新世纪以来,中国经济高速增长,2010年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经济大国。之后中国经济稳定发展,中美两国经济规模差距也逐渐缩小。如今,历经三十多年的高速发展,中国经济进入结构性调整阶段,增长速度有所放缓,但中国仍然是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为全球经济增长提供了四分之一的贡献。中国经济的转型也给温州经济的持续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

展望未来,我们应该如何理解“高质量经济发展”?可以通过什么途径实现这一目标?

首先,从机制上鼓励创新、把握新科技带来的发展机遇,提升经济中长期增长潜力。这不仅是中国面临的挑战,也是温州应该思考的问题。

纵观历史,创新是推动人类发展的源泉。18世纪的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创了蒸汽时代,人类社会从农耕经济过渡到工业经济。随后,电力、铁路、化工、汽车等重工业的兴起引领全球经济进入电气时代,石油成为经济发展的核心能源。20世纪中后期,原子能、计算机、空间技术等的发明和应用进一步推动全球经济快速增长。21世纪以来,全球技术进步更是呈指数级增长,人工智能、量子信息技术等融合发展,逐渐形成一个数字化的产品生产与服务模式,深刻地影响着全球经济和社会发展。

如今,随着中国人口红利的消失、劳动力成本上升,对低附加价值商品的出口加工和对投资的追加所能带来的增长空间将逐渐缩小。要达到可持续的高增长,必须提高生产率,促进产业升级,创新增长。

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那么,什么是全要素生产率?它为什么重要?

“全要素生产率”是衡量依靠技术创新、劳动生产率或资本使用效率提高带来的经济增长,而不是依靠劳动力或资本数量增加带来的增长。生产率的提高对于提高生产力,改善人们生活水平至关重要。即使劳动力数量没有增长,凭更高的效率我们就可以创造更多的商品和就业机会。然而,在2008年全球经济金融危机之后,诸多国家全要素生产率增长大幅下滑,并持续低迷,这一现象在全球范围内普遍存在。

那么,如何推动全要素生产率持续增长?采取促进技术创新、改善产业结构、提高效率的政策措施非常重要。在这里,我特别要强调研发的重要性。

IMF分析表明,目前全球研发支出仍然低于理想水平。在2011-2015年间,发达国家平均研发支出占其GDP 2% (其中美国占比为2.8%,德国为2.9%, 日本为3.5%, 韩国为4.2%)。中国近十几年研发支出大幅提高,2016年达到GDP的2.1%。2004-2014年的十年间,全球专利申请从150万例增至近270万例。其中,中国2014年专利申请数就占到三分之一。然而,要想将技术的外溢效用最大化,研发支出还有空间进一步提高。同时,对研发采取优惠政策、完善产权框架等举措有助于促进技术的创新和传播。从国家层面上看,简化中小企业的税收制度也有助于新公司进入市场,减少非正规经济活动,从而提高生产率。从地方角度看,如何为中小企业提供发展空间和具体的政策支持,及时传递市场信息也十分重要。

推动创新不仅需要政府对基础科学和突破性技术的直接支持,也需要有助于产业升级和技术创新的制度,以及良好的知识产权保护体制。同时,加强职业技能培训、改善人力资本质量,不仅可以提高吸收先进技术的能力,也有助缓解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压力。

第二,当今全球经济、贸易和金融深度互联的背景下,温州与国际间的经济往来应该更开放,合作领域应该更广阔。

当今全球价值链纵深发展,产品国际化,企业的国际依存度越来越高。深度发展的国际贸易给世界带来了巨大的繁荣,消费者和企业也从低价格和更多种类的商品中受益。

促进高质量持续增长,技术的跨境传播是核心所在。全球化使各国能够更容易地获得国外知识,也增强了国际竞争,使企业有更大的动力创新和采用国外技术。技术的跨境传播对新兴市场的积极影响尤为显著。IMF研究显示,2004-2014年,新兴市场经济体利用现有的国外技术,每年可能创造了约0.7个百分点的劳动力生产率增长,这相当于2004-2014年平均生产率增长的40%。

除了直接的经济、生产领域的合作,促进文化、学术、人文等方面的交流在塑造温州的国际形象、提升软实力、拓宽视野和发展思路等方面也有着积极的作用。

第三,完善金融体系,建设现代金融业。

近年来,中国的社会融资总量规模迅速扩大,从2008年的占GDP120%上升到近些年的逾200%。适度信贷增长对经济发展可以提供必要的金融支持。然而,如果信贷上升过快,之后往往伴随比较陡峭的回落,从而催生金融风险。

温州民间借贷的发展补充了金融市场,但也给金融稳定和监管带来挑战,应予以关注。民间借贷丰富了融资机会,为一些拥有良好项目却缺少信用记录的贷款者和市场富余资金搭建了桥梁,成为这些贷款者融资的中间媒介。然而,不透明的场外交易,不完善的信息披露制度,以及游离于现有监管体系之外的特性,使得民间借贷给整个金融体系带来了潜在风险。

确保金融稳定需要探索新的金融市场信息披露制度,建立健全的信用评级机构,提高金融产品和金融市场的透明度,将场外交易市场逐步纳入金融监管的体系内,是防范金融系统风险,确保金融体系稳健发展的必由之路。

另外,近年来手机银行、网络银行等金融创新使支付变得更加方便,也促进了金融深化。加密资产和区块链在内的金融新技术的广泛应用有许多潜在的好处,比如,它们可以实现快速而低成本金融交易,一些支付服务在很短时间内就可以完成进行境外转账,大大快于传统金融方式。同时它们也带来了新的金融稳定风险以及对金融监管的挑战。

金融科技(Fintech)将如何改变传统的金融系统?目前还不得而知。目前来看,加密资产的规模相对很小,与金融体系其他部门的联系有限,但是,政府和相关监管机构仍应保持警惕,应根据经济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各种新思路和新需求,因时制宜地完善政策框架。在应对新事物的过程中,信息与合作是关键,需要加强多方位、多层次的对话沟通,包括传统货币金融专家和掌握金融领先科技的行业新锐间的对话沟通,经济政策制定者和金融企业之间的对话沟通等。

总之,温州金融业底子较差、起步较晚。增加这方面的了解,吸引外地金融机构在温州落脚、生根和发展是温州经济持续增长的重要保障。

第四,促进高附加值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发展。

近些年中国的电子商务、网络金融发展欣欣向荣,一些高新技术制造业比如国防科技、航空航天、空间技术等领先全球。然而,中国整体来说缺少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自主品牌,温州也面临同样的挑战。政府可以通过进一步健全市场经济体制,倡导竞争,促进高附加值制造业和高科技公司发展,并鼓励外地公司和本土公司之间的技术互动,让拥有先进技术的外地公司充分带动本土公司提升技术、改进管理,并鼓励开发拥有国际竞争力的品牌并以此带动其他行业的共同繁荣。

结构转型是经济发展到达一定阶段后的必然结果。从全球来看,服务业占GDP比重大约三分之二,美国服务业占其GDP约80%,中国50%多,说明中国的服务业发展潜力很大,包括金融、通信、医疗卫生等行业都有很大发展空间。同时,这些行业的发展也有利吸收从制造业领域释放出来的闲置劳动力。在温州,这几方面的发展都比较滞后,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释放服务业潜能需要政府通过政策措施减少进入这些行业的壁垒,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并在培训新技能,对转岗和下岗工人进行技能再培训等方面进行更多的公共投资。

最后,转变以环境为代价的增长,从资源使用型过渡到环境保护型的新型增长模式,这一点对温州尤为重要。

温州是浙南历史文化名城,底蕴深厚的瓯越文化和独特秀美的江南山水是其宝贵财富。绿色发展也是温州高质量发展中的重要一环,也是继续传承文化、环境财富的关键之一。将产能过剩工业中的生产要素逐步转移到新兴、绿色产业中去,推进清洁能源的研究、开发和使用,提高污染物排放标准等政策对绿色发展至关重要。同时,完善社会福利体系、保障弱势群体,让人们广泛共享增长的成果,保护环境,对实现普惠、绿色增长非常重要。

综上所述,结合温州经济特点和发展现状,我认为,“吸引人才、加强教育、畅通信息、强化创新”是当前切实可行的重点措施。

促进高质量经济发展,需要有领先的技术、优秀的人才,需要依靠知识的支撑,需要营造和建立鼓励创新的环境和机制。短期内人才匮乏可以通过吸引外来人才弥补。薪酬待遇是吸引人才的一方面,非常重要的另一方面则是需要创造一个有助于高级人才发挥特长的环境,做到物尽其才、人尽其用。

加强基础和高等教育则是培养人才长期战略。小到一个企业,或者一个地区,大到一个国家,要想长期拥有市场,必须有领先的技术,要想达到长期持续发展的目标,就必须依靠知识的支撑。这就更需要营造浓厚的教育科研气氛,和一个鼓励更新、有利创造的环境和机会。美国硅谷正是这样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20世纪早期,美国加州许多大学生毕业之后,常常会选择到东海岸去寻找工作机会,主要因为当时加州远远不如美国东部发达。那时,斯坦福大学的一个教授,也就是后来被誉为“硅谷之父”之一的弗雷德里克·特曼(Frederick Terman),鼓励学生们在当地发展“创业投资”事业。在特曼的指导下,他的两个学生休利特(Hewlett)和帕卡德(Packard)在一间车库里凭着500多美元创立了如今闻名全球的惠普公司(HP)。与此同时,加州政府也采取了一系列支持性政策,以留住包括斯坦福大学在内高校的学生,振兴当地经济。1976年,凭借着风险投资和自己借贷的几十万美元,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创立了苹果公司。后来这些科技公司越来越多,他们应用大学最新的知识和科技,同时也给学校带来额外收入和技术反馈,两者相互促进,使硅谷、加州、以及斯坦福等大学越来越兴旺繁盛。

硅谷是高科技人才的集中地,美国科学院院士在硅谷任职的就有近千人,其中也不乏获诺贝尔奖的科学家。对于硅谷的科技员工来说,知识更新是一门必修课。知识就是工作,就是财富,跟不上高新知识科技的飞速发展,就会被迅速淘汰。是名校与人才造就了硅谷,还是硅谷成就了名校和人才?孰主孰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于知识、科技、创造力的追求,才能长久维持竞争力,才能登高望远,才能永无止境。纵观全球,没有哪一个地方是大学、科研机构林立,而经济、社会却不发达的;同样,也没有哪一个地方,没有一流的教育、科研机构,却能使得经济、社会持续快速发展的。

20世纪80年代,以家庭、联户企业为主的温州民营企业常常能借助遍布全国各地的生意人和海外侨胞,了解商品讯息,占据市场先机,温州的小商品经济从此蓬勃发展。时至今日,网络的迅速发展使得信息实现了在全球范围内的瞬时传播。全球进入数字革命时代,网络商务、电子平台正通过其巨大的信息优势影响着传统的贸易模式。传统的市场信息传播渠道和手段已经落伍了,取而代之的是崭新的网络信息时代。温州企业必须顺应发展潮流,才能走向国际,这不仅需要借助信息通讯技术,更需要充分调动多方面人力、智力,促进知识技术传播,并提升温州经济发展的战略高度。在这方面,政府大有可为。

在这里,我提一个具体建议,即建议温州成立一个高层次的全球经济贸易论坛。通过这样一个论坛,温州有可能在较短的时间内大幅度地促进人才流动,以及知识和信息的传播,进而推动温州向新思维、新理念、和新方位方向跨越。

国际上知名度很高的世界经济论坛(因其年会每年都在瑞士小镇达沃斯召开,也被称为“达沃斯论坛”),聚集全球工商、政治、学术、科技、媒体等领域的领袖人物,探讨和研究世界经济领域存在的最紧迫的问题,在促进国际经济合作与交流上发挥重要作用。位于北京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则是国家级大型国际论坛,旨在与世界对话,谋共同发展,是中国政府高层领导、全球商界领袖、国际组织和中外学者之间重要的对话平台,为推动中外发展政策交流与国际合作做出了积极贡献。

对于温州而言,加盟国内论坛,定期邀请海内外优秀人才互相交流,再逐步建立属于自己的知名论坛,假以时日,将会逐步产生重要的信息、经济效益,甚至国内外影响力。论坛形式、规模可以不拘一格,可考虑涵盖经济、金融、贸易、科技、文化、艺术等不同领域,也可以适应不同层次交流的需要。方式可以先与国内其他论坛挂钩,然后共同举办中小型会议,逐步向大型、高层次论坛方向发展。

以大智慧把握大趋势,以大视野成就大情怀。我衷心希望,温州能继续发扬敢闯敢干、勤劳创业的精神,强化创新增长动力,加深国际交流往来,让温州经济走上强劲、可持续、普惠、绿色增长之路。

(作者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秘书长

(城建科:李  锦整理)

分享到: